🍈是个抖m

💚🍈

【LBF】炖肉的小天屎-07-开头

Part 7.医务室已经被玩坏了——WTF
你们在医务室里玩这个让boss怎么住?
班长已经看不下去了!

来写个平行世界向的
时间线大概是恩……老吴醉酒那次?
设定其实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3p里相互喜欢的设定
PS:这次不3p,确切的说,挨着来




“我去下厕所。”
Tiw提起书包,跌跌撞撞的冲出座位。
Frank在身后困惑的盯着他。
然而此刻他脑子里只有"wut"和"医务室"。
wut和医务室。
医务室和wut。
别无其他。
这两个词在脑子里拼凑了无数可能的句子,终于定格在那个醉酒的晚上。
tiw冒冒失失的冲进了医务室,还好wut在熟睡,这样大的动静也没把他吵醒。
当然,在被抓住手之前,tiw从未想过自己会被发现。
现在的场面十分尴尬,被wut用那样奇怪且冷漠的目光审视着,浑身不舒服,背部泌出了一层汗,把棉质衬衫都打湿透了。而他的手还在wut耳后的发上停留着,以一种别扭的姿势。这样的对视实在有些蠢。
“wut ......”
“你这么做是什么意思?”
握在手腕处的力道加大,tiw有些吃痛,往后缩了缩,但是却无法抽回手。wut的眼神又悲哀又可怕,里面夹杂的矛盾情绪连tiw这样神经大条的人都能清楚感知。
“明明已经做出了选择,却还要纠缠不放,tiw,我的心也不是铁打的。”
冒在嘴边的"不是"在舌尖上转了转还是咽了回去,tiw别过头,垂下眼,不敢再与他对视。这样的结果显而易见,wut抿了抿嘴角,放开钳制tiw的那只手,往后退了几厘米,在他迷惑的眼光里翻身下床。
“tiw,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我.....”.
tiw咬着下唇看他。
“tiw,我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
这句话就像幼时他伙同frank把班里同学的文具袋偷偷埋起来被发现之后,在小女孩带着奶音的惨痛悲鸣里,妈妈的指责。
没有打骂。
只有一个恨铁不成钢的眼神。
盛满了失望。
他要走。
tiw意识到。
然而身体比大脑更快的做出了反应,双腿站起,手臂横拉,力气大得几乎要将离开的那人拉倒。
wut趔趄一下,撞向tiw,把他压倒在床。
哦,这好像和直接摔倒在床没有任何区别。
“......wut......我......”
罪魁祸首支支吾吾的开口,可怜兮兮的看着wut,像是被欺负了一样。
也许,那样的言语也算是"欺负"吧。
wut艰难的从他味道好闻的发间抬起头来,视线从他微微湿润的卷翘睫毛上划过,沿着硬挺的鼻梁,最终驻足停留在那双丰厚的唇上。那就像涂满蜂蜜的草莓蛋糕,散发着渴求被品尝到诱人光泽。
它微微张开。
舌尖一闪而过。
气息在这一刻凝滞了。
wut的思想在黑白里交织了两秒钟,接着用自己唇压了上去。
tiw瞪大了双眼。
蜻蜓点水一般的触碰早已不能满足内心的渴求,wut渐渐在这个吻上加重力道,舌尖拼命要往tiw紧闭的齿间钻挤,终于在他低低的呜咽声里闯了进去。
我吻过他。
frank也吻过他。
舌尖越窜越深,几乎要抵达喉口,wut一边大力吸食着tiw口腔内的空气,一边把舌头抵住他上颚舔弄。这样的吻就像饮鸩止渴。即便是清楚的意识到这一点,wut也忍不住这样去做。他压抑得太久,躺在草坪上干嚎却流不出一丝眼泪,宿醉并不能减轻他心底的苦痛,反而让他越陷越深。
“呜......”
上颚被舔弄的后果是浑身都发软了,tiw无力的推拒着wut的胸膛,却发现自己的力气比起一个正在发烧生病的家伙竟是不堪一击。 


-TBC-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