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抖m

💚🍈

08-嘲笑片友是会遭报应的-5-(WF)

jet觉得最近片友frank笑得很落寞,却又在niu的管制下不敢靠他太近,只好轻轻戳了戳他的手肘,压低声音:"喂,你咋啦?被强/暴了?"

"边去,边去,"frank嫌恶的打开他的手,接着转手里的笔。

但他明显的心不在焉,没转几下笔就会啪唧掉在桌子上,jet有些看不下去,一把夺过,一边用鼻子在他身边嗅:"frank你最近吃什么药了,没事喷这么多香水干什么?还是说——"他拖长声调,窃笑:"不会被我说中了吧,你是omega?"

"滚你丫的,信不信哥哥我把你操/到怀孕啊。"frank推开他,假装凶恶,"虽然说beta生育力不太强,但偶尔也有中标的可能嘛,是吧?"

"切——"jet懒洋洋的从他身上爬起来,伸个懒腰,回头瞟了一眼正在认真做作业的niu,笑嘻嘻的说,"我的身心都是niu一个人的。"

frank几乎看到他身后的狗尾巴在摇,真是亮瞎眼的情侣狗。

他啧啧啧几声表示不屑,接着翻开作业本和书,难得认真的一笔一画做起来。这副情形看得jet有些震惊,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本质学渣frank竟然会自己做作业。然而他震惊了没两分钟背后就感到一阵发凉,他颤颤巍巍回过头,正好对上niu不高兴的目光,jet不等他开口就双手合拢老实求饶道:"我保证认真做作业!"

niu微微一笑。

frank唇角轻扬,真素一场好戏惹。

被标记了似乎对frank的人生没有任何影响,破了处和没破处一样反正也不能压着别人做爱,不能看a片正好省下大多时间来好好学习,他最近成绩突飞猛进得连tiw都震惊了,tiw还好心好意的问过他是不是吃了什么补脑神药。

他当时只说了三个字:"滚滚滚。"

香水很好的遮掩了他身上属于wut的alpha味道,配合上抑制剂恰到好处,任谁都只会以为他,frank,最近崛起的新兴学霸,只是一个爱搞骚的beta。

frank的生活肆意快活,但wut不。

三个人还是时常同行,但frank会注意避免与wut相邻,也会找各种借口拒绝和他同桌,当然像吃饭这种时候就没办法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frank在故意躲着wut,身处修罗场中的tiw对此深有体会,因为他有一次偷偷的看见wut想要去牵frank的手,却被毫不留情的打掉了。

哦天哪。

这两个人背着他都发生了什么?

tiw(并不敏锐的)嗅到了奸情的味道。

Wut x Frank 讨论小组正式成立,创始人tiw,成员有jet,被jet强行拉进群的niu,对班级动态十分关心的peet,名侦探ko,还有糊里糊涂进群的双胞胎。然后这个群就在ko和jet激言辩论frank到底是beta还是omega这个话题里爆炸了,peet苦口婆心劝说无效,双胞胎还在状况外,最后niu直接把jet拉黑终止了这场毫无意义的争吵,群里的讨论方向诡异的变成了NJ组的秀恩爱,大家一致鄙视jet没有下限的狗腿子行为,ko率先受不了的退了群,接着是双胞胎,跟着niu和jet也退了,群里只剩下peet和tiw大眼瞪小眼。

tiw敲下一行字:我去跟他俩说说吧。

peet立马回复:好的,维护班级和谐建设这光荣而又伟大的任务就交给你了tiw。

您所加入的群Wut x Frank讨论小组已解散。


tiw只好一个人孤军奋战。

"Frank,frank,frank,你听我说。"

"什么事?"

"你跟wut怎么了?"

"没怎么啊。"

"你们这样......"

"还好吧,没什么不对啊,"frank一副"你想多了吧"的样子看着他,接着拖过作业本指着上面的题,问道,"哎tiw这题怎么做。"

tiw瞪圆眼睛看他竹马,几乎要在图书馆里怒吼:"frank。"

"要到期末考试了,其他什么再说吧。"frank摆明了不想在这个话题里做过多探讨的态度,tiw只好不再逼问他。

方案一,失败。

tiw在wut那里得到了很大的突破,原因是在ko的生日宴会上他把醉酒的wut带回家,wut睡梦里迷迷糊糊竟叫了frank的名字。

tiw表示,你们俩发展这么快我怎么不知道QAQ。

为了竹马frank的未来着想,tiw一巴掌糊醒了还在酒精麻痹下头痛欲裂睡得极其不安生的wut。

wut醒来就看见tiw气鼓鼓的眼睛:"你把frank怎么了?"他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不经大脑的答道:"我把他/上了。"

"标记了?"

wut傻逼逼的点头。

tiw彻底炸了,wut有幸经历了tiw出师下山后从不轻易示人的绝招降龙十八掌的轰击,一分钟后,他的脸肿了。

"wut,我问你,你喜欢谁?"

wut无辜的捂着脸,彻底清醒了,听到tiw的问话,又陷入了沉默。

tiw气不打一出来,卷起袖子又招呼上了。

最终wut只能口齿不清的在他胁迫的目光里点头回答:"窝西番frank。"

tiw满意的糊了他一巴掌:"明天周六我把他约到公园,你自己看着办。"

wut畏惧的看着他:"哦。"

方案二,成功。

tiw得到了他想要的,给peet发了个搞定的消息后心满意足的搂着二胡卵子沉沉睡去,只留下鼻青脸肿的wut傻愣在一旁。

wut开始想念在他身下乖巧听话的frank,顺便觉得这段时间把他视为无物的frank也很可爱,frank不会打人,不会家暴,真好。

他一开始还把frank对他的爱搭不理归为彻底标记后的害羞,但三天之后他发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frank是真真正正不想理他了。他有些搞不清楚事情的发展规律,冒冒失失要去牵frank的手,却被一把打掉,那只手的主人甚至连个白眼都懒得甩给他,转身就走。

即便是喷了浓郁的香水,wut还是能轻易嗅出隐藏其中被自己气息包裹的烘烤奶油面包味儿,frank的每一次呼吸都在诱惑他,wut的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抑制住自己把他摁在墙上吻的欲/望。可是frank毫不领情,他视线偶尔会落到wut身上但很快就移开了,就算吃饭必须要坐在一起也绝不多说一句废话,放学后更是躲得远远的,借故去图书馆不跟任何人同行。

wut无从下手。

所以他爬起来去卫生间找了根毛巾,顺便摸去楼下厨房冻了点儿冰块。经历了一夜的冷敷,他肿胀的脸终于恢复得差不多了,略有些淤青散落在上面,不过看上去并无大碍——至少frank还是会觉得我帅帅嗒。

真不要脸。

"frank,你来公园一趟好不好,我有东西给你......什么?你要做作业?真的,有很重要的事,你快出来吧......那我们半小时后老地方见......嗯嗯,挂啦......"

挂了电话,tiw横了一旁傻站着的wut一眼,没好气道:"我走了,搞砸了我惟你是问。"

wut朝他谄媚的笑。


frank站在他和tiw约好的地方等了有5分钟都没等到他竹马出现,一般情况下tiw会晚来一到两分钟但从没这么迟,frank掏出手机想要给tiw打个电话,但很快他的动作僵住了。一股熟悉的alpha味道从身后不足两米处传来,随着他呼吸混合到流动的血液里,激起他身体最原始的反/应。frank发现他大腿定在原地没法走,只能让身后那个可恶的alpha越靠越近,最后被从背后抱在怀里。

"frank......"他的声音里带着点鼻音,胸膛紧贴着后背震动,让frank有些发抖。

frank几乎是瞬间想通了这个奇葩约会的来龙去脉,他懒得去问那些为什么,只拼命抑制住心脏的狂跳,假装冷冰冰的回答他:"放开我。"

wut抱住他没敢松手,清了清嗓子开始背昨天上网搜索到的情诗。

磕磕巴巴背完一首,frank没反应,wut以为还不够,于是又磕磕巴巴的开始背下一首。

frank彻底被他的傻逼给雷住了,好半天才打断他的话:"停,停,我冒昧问一句,你是在学jet吗?"

wut在他背后尴尬的闷笑了两声,似乎也想起了那天jet诗兴大发在讲台上大念特念他写给niu的情诗,当然那件事的结果是jet被niu一巴掌糊醒了带走。哦草,niu和tiw怎么都那么喜欢用巴掌呼人。

还好frank不喜欢。

"行了wut,你到底在干什么,没事我就走了。"frank终于从他怀里挣脱出来,用力的推了他一把,两人的距离拉到一米开外。

"我喜欢你,frank。"眼见frank就要走,wut急吼吼的拉住他的手,一句话不受控制的从嘴里冒出。

frank像看个傻逼一样看他,但wut顿了两下,像是终于确定了自己的心意:"frank,我喜欢你。"

frank扯了两下嘴角,没说话,似乎在等他继续说下去。

wut也就继续说:"我以前是喜欢tiw没错......但是后来发现他和我不合适,真的......frank,我从那时候开始就只喜欢你,不是因为想上你,我看见你跟别人勾搭我就心烦——"

frank嗤笑一声打断他:"所以你就把我标记了?"

"不......不是,"wut的声音在他满含嘲讽的注视下渐渐小了,过了好几秒钟他才重复道:"frank,我真的喜欢你。"

事实证明frank是wut天生的克星,wut遇见他就会大脑当机。

frank觉得有些高兴,又觉得自己之前所做的自虐行为都像个白痴,这让他十分愤怒,不想这么轻易就放过wut。他甩开wut的手,拍拍屁股走掉了。

走出了约莫十米frank才回头,那个傻大个alpha正如他所想的那样失落的呆站在原地。

大仇得报。

真畅快。

frank意气风发的转身朝那个标记了他的可恶alpha走过去,在他惊异的眼神里踮起脚吻上他双唇,如蜻蜓点水般轻触了一瞬又离开。

"行了吧wut,该干嘛干嘛去,快期末考试了,我可不想看你挂科。"

wut傻傻的看了他有将近一分钟,嘴角快要咧到耳根子后去,他眉梢里全是狂喜,就差没跳起来。frank嫌弃的白了他一眼,思考着如果现在装作不认识这个傻逼还来不来得及。但下一秒他就被拉到alpha宽厚的胸膛里,炙热的吻铺天盖地的涌来,亲过他头发,眉眼,鼻子,最终重重的落到他甜美的唇瓣上。


-TBC-

评论(1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