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抖m

💚🍈

【Boss x Wut】黑心记事-2

 @see海鲜 

2>

放纵一夜的后果便是腰背酸痛,wut偏头一看,晚上翻来覆去折腾他那家伙已经不在了,伸手一摸被窝,还是温的,看来没走多久。昨晚打的激烈,都忘了带套子,不知道有病没病,wut皱了眉,往身后摸了摸,有点肿,干净的,看来是清洗过了,脸色便舒缓不少。

他看了时间,发现已经9点了,于是慢吞吞爬起来扯了衣服穿。那叠衣物上还放了张纸条,写了串号码,还嘱咐他擦药,wut扯了扯嘴角,看也不看的把那张纸丢垃圾桶了。他洗漱完毕,穿戴整齐,装作正常的样子出了门。早上的时候gay吧还没开始营业,他得从后门出去,出去不过几步便有家药店,wut脸不红心不跳的买了消炎去肿的药膏,揣在兜里。他转了两圈终于找到自己停车的位置,给负责看守的老头付了钱,上车,点火,起步一气呵成。

身体抱恙,加上心里阴影,他连接着几个周末都没能去浪。

身体寂寞,心里更是寂寞,大好天气既不能出去约会,又不能在家啪啪啪,wut抱着电脑看着上面的数据和报告直打瞌睡。他不是个拖欠工作的人,但闲在家里没事干,也给自己接点儿私活,来钱快,好养车什么的。只是周末一大早的,干这种没情调的事着实浪费,他一面打着哈欠,一面在键盘上指点江山,刚扔下鼠标想要休息会儿的时候,门铃响了。

“谁啊?”

门铃一声急过一声,催命似的响,wut没办法,刹了一脚拖鞋便往门厅冲,拉开门往外一看,呵!

“你是……”

Boss倚在门框上笑:“wut,好久不见啊。”他说着,从wut旁边绕过去,自顾自脱鞋进了房:“那天早上有事走得急,没给你打招呼,见谅见谅。”

Wut才认出他来,把他手拉住:“不是……你TM怎么找到我家的?”

Boss回头,带着笑意:“不是吧,wut,你看清楚,我是boss。”

Wut端详他好久,是有点记忆中的样子,只是把那晚一嘴胡茬剃了,看上去清爽不少,更像当初那个人了。说实在的,wut中学阶段纯粹跟tiw混,对其他人关心甚少,再加上boss这家伙连连两次同学聚会都有事没能去着,多年来竟未见上一面,加上光线昏暗他又喝了点酒,一时间认不出来也算正常。

此时此刻wut内心几乎是崩溃的:我真是哔了狗了。(划掉,我真是被狗哔了。)

Wut虽然男朋友隔三差五的就换,不过还算是有自己的节操和底线的,同事工作伙伴一类不碰,曾经同学好友一类不碰……谁tm知道一夜情被人睡了还被人找上门来了那人还是多年前的高中同学啊!Wut由衷的希望下次同学聚会boss也不要去最好,要不,他只好临阵脱逃了。

Boss哪管他心里小九九,反拖着他在客厅沙发上坐了,又指挥他上茶。

Wut转步去泡茶,他在背后絮叨:“我在班里找好几个人问了,才从知道你家住址……”“哐当”一声,wut把茶杯扔茶几上了,言简意赅一个字:“喝。”

Boss啜了一口茶,差点没把舌头烫掉,他皱了眉,看出来wut对他是一百个不爽。

Wut双手叉在胸前,居高临下的看他:“有什么事?”

照理说,要是随便哪个一夜情对象找上门来,只要没打扰他干正事,wut都保证迎着笑脸温言细语的接待了,就算是杀气重重的来了,走的时候也保管没了脾气。只是一遭被压,心里气不过,身体爽是爽了,心里过不去那个坎儿。

Boss扫了一眼他敞开着的电脑,岔开话题:“我打扰你工作了?”

“没,”wut顺着他目光走过去把文档关了,又把笔记本啪一下合上,“说吧,我听着。”他把笔记本放好了,像是平息了怒气,努力做出个谦和君子的样子来,坐在boss对面,也给自己倒了杯茶。Boss不与他谈正事,倒是像个专为叙旧来的老同学,两人谈了些往事和如今各位的现状,气氛倒也缓和些。

“我倒是一直很好奇,你当初和tiw在毕业分手前,有没有做到那步?”

“啧……他没你看上去那么单纯。”

“哦?”

“倒是你,boss,当初班里一直谣传你是tiw遗落街头的亲兄弟,不会是真的吧?”

“真的。”

看着男人一口茶差点没喷出来,boss赶忙挥手道:“玩笑玩笑。”

Wut横他一眼。

Boss突然认真的看他,眼睛里带着点兴奋的火光:“wut,你现在还是单身吧?”

“恩。”

“你觉得我技术怎么样?”

“还行。”

“比起tiw呢?”

“……”

“其实,我现在搞艺术这行,没点灵感还真是不行,前些日子我换得也烦了,也没出多少好作品来,倒是这几周,画的东西还能入眼,我说,咱们,要不……”

说到这里,wut要是还不明白他的意思,那就不是wut了。他端起茶杯啜了一口,目光越过茶水的水面看向boss:“boss,我这么跟你说吧,我不在同学里找。”

那就是拒绝的意思了,但boss哪是这么容易就退缩的主:“我都上过你了,你不上回来,岂不是亏了?”

Wut眯起眼睛看他,boss笑得大方,丝毫不惧。

沉默了这么两三秒,wut放下茶杯,说:“行。”

当天晚上两人就约了,就在wut家,在他那不知道躺了多少任前男友的床上,boss果真没食言,任由wut压着他做了两三次。第二天早上起来,往后面一看,肿的厉害,差点没裂了,wut赶忙摸了上次买的药膏给他涂了,在他龇牙咧嘴不停哼叫里给他按摩。

过了两天,boss腰好了,屁股没好,他又急需寻找灵感,果断把wut扑了做了几回。俩人这就算有个不成文的约定,谁上谁下轮着来,总之不能亏着了。

性生活分外和谐,两人的关系似乎就这么定下来了,boss闲的没事儿的时候,也给在公司加班的wut送过几回午饭,还时常作为家属参加他内部聚会什么的,一来二去,把他公司的人都认得了。Wut自己厨艺过得去,周末闲在家的时候,也露两手给boss尝鲜,弄个烛光晚餐什么的,真真像是对情侣一般交往起来。

两人时常自驾短途旅游,将周边大大小小城市走了个遍,boss以为自己会因为生活上的满足肆意而创作停滞不前,其实不然。Wut对美学方面的创意天分似乎比他还要出色,在他偶尔一言的提醒刺激下,boss灵感不断,接连作画了整整一个系列,又被某公司看中了,要出资给他开个小型的巡回画展。

.TBC.

评论(19)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