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抖m

💚🍈

09-无限捕捉-29 (WF/JN/BK)

ko明了心意……然后愉快的ppp

然并卵。

下章才肉……

我真是越来越能水了。


29.宫廷画师(2)

Boss从未想到老管家嘴里的“等着”是这么个“等着”,他慌忙将这老家伙斥退,把门关了,三两步跑到铁架前,心急的扯了塞在ko嘴里的白布,脱下他眼罩。Ko被突如其来的强光刺得睁不开眼,他见了人,认出那时boss,霎时觉得他就是上帝派来解救他的天使,心中激动难耐,许多委屈想要说,又觉得自己是个男子汉了,像个小屁孩似的喊妈妈太丢面儿,可心里难受,忍不住两眼一红,嘴巴一瘪,刷的就要开哭。

Boss见他还被绑着,匆匆安慰几句,将他眼泪抹了,便开始解绳子。可那那绳结又是个死的,折腾半天不开。他一面焦头烂额的和绳结做着斗争,一面眼角余光避无可避的扫到那翘臀上。这么一瞧,脑子里各式各样的想法就钻了出来,裤裆里尴尬的撑起好大一截,boss别开目光,瞧到一旁桌子上有把刀,忙划拉来给他把绳子剃断。

Ko得了自由,奋不顾身扑上来一把见他抱着,鼻涕眼泪往他白衬衫上一把抹,boss搂着他,下腹被他光滑身子一通乱蹭,眼睛都激得红了,双手不知何处放,只好一手环着他腰,一手搁在他肩胛骨上头,连声安慰,道:“别哭,别哭了,这就是个游戏设定,那些人就是些数据,不要放在心上……来,把衣服穿上。”

“我不!”

“听话。”

“回头你一定要把那个老管家和那几个侍卫都杀了。”

“好,都听你的……你先把衣服穿上。”

Ko闻言,终于接了他加大号的衬衫穿上,泪水渐渐止了,就带着点儿哭腔,恨道:“这什么破游戏,搞这出冒险任务……”他此刻就像个偷穿了大人衣服的小孩儿,那衣服穿在他身上,下摆耷拉到臀部,将那重点部位堪堪遮住。Boss看他不露点了,心里那点儿躁动也就暂时压下来,他扯了凳子坐,翘起腿,问道:“怎么回事?”

Ko一五一十说给他听。

“我想得没错的话,这次冒险任务你之所以会有……这样的遭遇,恐怕是因为我们选到了紫色。”不理会ko愤怒的眼刀,boss继续说,“我之前问了系统,我们现在经历的,算是冒险任务的故事前要部分,真正的任务,还在后面,需要我们配合npc触发。”

“那个老家伙,就是npc?”

“恐怕……是的。”

“……那你去国王那儿,找你说了什么?”

“大概就是些有关庆典的事宜,还有一些王子的教学问题,估计和我们接下来的任务没什么关系。”boss抿嘴看了他一眼,说,“你先坐着,我去找npc接任务。”

Ko沉默半天,别过头:“随便你。”

Boss摸摸他头发,站起来吻了吻他额头,转身去找那老管家。Ko没坐下,就站在那儿,隔着门听他俩说话,好半天,boss才回来,他把门反锁了,手里领着个东西,朝ko走来。

Ko看出来那是串钥匙,惊讶道:“什么钥匙?”

Boss指指吊在天花板上的铁链,无奈道:“这个的。”

ko接了那钥匙,又看了半天天花板上挂着的东西,皱着眉头骂道:“什么玩意儿?”

这画室里,除了对着窗户的画板、铁架,周围还零零碎碎堆了些其他东西,像是蜡烛、绳子、枷锁、皮鞭一类的玩意儿,其中一些还沾着斑斑血迹,看得ko是触目惊心。他心里想着那老管家之前说的话——“画师领回来的孩子,逃跑的多了去,也没个成功的。不过,在做模特的时候逃跑的,你倒是独一个……老规矩,脱光捆好了带到画师的私人画室里去!”不禁打了个哆嗦,这画师,设定竟然是个爱好SM的主儿!

他将这事情始末想个通透,刚想和boss说,谁料那系统女声突的响了。

“玩家获得道具——‘铁锁的钥匙’,恭喜玩家成功触发冒险任务。”

原本这是件好事儿,他俩在这破地方摸索了这么久,终于算找到了点儿门路。Ko情不自禁朝boss望了一眼,心里还记着他的承诺让自己在上面,可接下来系统说的话差点没把他气死。

“冒险任务故事场景设定如下:宫廷画师喜爱虐玩年轻貌美的男子,常假借邀其做人体模特之名,行不轨之实。冒险任务内容如下:1.画师在模特下腹作画后为其咬一次;2.画师将模特双手吊在铁链上鞭打身体十次;3.画师与模特在画室内做爱一次。要求如下:1,任务2鞭打按红痕计数;2.任务3不使用安全套;3.任务3需使用润滑剂;4.任务2、3里画师需为模特佩戴束缚带,任务结束后可解开,若在任务完成前解开,已完成任务、已计数项目作废。系统提示:玩家可在已接任务屏幕上查看任务具体内容和要求;系统除颜料、画笔、铁链外不为玩家提供其他道具,需玩家在购物窗自行购买;颜料为可食用性,请玩家放心使用;玩家需在13个小时内完成任务,否则任务失败,游戏角色删除;完成任务后,系统将判定玩家任务完成度并给予奖励,并于半小时后将玩家送回别墅系统。”

“卧槽,这逗我玩呢?都是我被打了?不对,”ko目瞪口呆的盯着boss,“凭什么你是画师我是模特呀!”

Boss耸耸肩:“我哪知道?”

Ko复而朝系统问,系统回他:“角色确定触发点为侍卫传话时,回话者即为画师,另一位玩家为模特。”这话气得ko脸色一黑,连连跺脚,眼刀子跟不要钱似的往boss身上甩。Boss泰然自若接下那眼刀子,眼神又顺带往他飞起来的衣角下方瞟了几瞟,说:“我不会……真打你的。”

Ko两眼一横:“你敢?”

Boss笑:“我不敢打你,你先休息,我调颜色。”

Ko扯了凳子,双腿大张的一屁股坐下,压根儿没注意自己是不是溜了鸟。他偏头看boss往那儿杵着,专心致志调色的样子,知道他这是在准备给他身上画画。整个冒险任务,除了一开始那点儿不高兴的东西,其他的,都是片子里常出现的东西。当初看sm系列的时候,他哥三儿看得别提多起劲儿了。Frank、jet对这些兴趣缺缺,看了就看了,转头就忘,倒是他,脑子里重播了好几遍,总觉得要是以后能刷刷抽人几鞭子,那别提多爽了。可轮到自个儿被抽的时候,一切都变了,ko脑子里乱得慌,觉得这天下的罪全都给他受了,都怪这破手气转了几轮都是紫色,他越想越烦,摇摇头把那些恼人的束缚带、吊打什么的信息全都甩出去,干脆盯着boss发呆。

反正boss也不会真打他。

怕个毛。

他想起boss进来时自己的激动,解开绳索时的奋力一扑,还有此刻自己对他全然的信任。不知不觉间,那个人竟然让他那么依靠。Ko搞不懂自己为什么要不厌其烦的一直跟踪boss,为什么要拼命作死与他接近,为什么现在心脏要扑通扑通激烈的跳个不停;他明明讨厌boss那自信不屑的眼神,讨厌他言谈举止里的傲气筋骨,讨厌他全身上下所有的一切,恨不得把他过往的糟糕历史全都扒出来,赤裸裸的曝晒在光天白日之下,让那些喜欢他的家伙都来唾弃一番。

想要他注视到自己,想要他目光焦距在他身上,想要靠近这个人、占有这个人。

他想起boss那天说“你喜欢我”时自己的落荒而逃。

他恨不得这是假的。


.TBC.

评论(1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