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抖m

💚🍈

09-无限捕捉-36 (WF/JN/BK)

所以接下来就是喜闻乐见的……

36.喜欢你就要……上了你

打球打了好一阵frank才注意到wut的裤子还是湿的,连忙催他回房换了,他脸皮不够厚撑了这么久也是十分不容易,这下逮了机会终于有了借口逃走,把wut赶回卧室后就一个人悄悄下了楼。回到卧室的时候ko门前没人,boss已经不在,他一个人闷在被窝里羞臊了好一阵子,热得浑身冒汗,才爬起来玩游戏,把方才发生的种种事抛到脑后。

游戏越激烈,他脑子里越乱,频频走神操作失误,Game Over了一次又一次。

要是没记错的话,他,在刚刚,亲口跟wut告白了。没错,他是这么说的——“谁,谁说我不喜欢你了!”还有“我就是喜欢你了怎么的!”谁!来!告!诉!他!这!不!真!的!Frank丢了游戏手柄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打滚,不停的催眠自己这些记忆一定是幻觉,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wut的脸庞依旧在他脑海里清晰浮现挥之不去,他低沉的嗓音,他带着温度的抚摸,他湿热而灵活的舌头……

我日,我一定是疯了才会幻想一个男的把我压在身下这样那样这样那样。

这一定不是真的。

Frank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抓狂期,这比他第一次发现自己的青梅竹马tiw对自己有着超出友谊之外的情感时还要诧异还要不知所措,如果说那时候他选择了逃避,那么现在他完全是自投死路。他不仅脑子发热用脚把那人的“哔——”给撸出来了,还为了逃避选择脱口而出那样充满少女情怀的告白。

所以这tm一定是梦。

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

滴滴。

在干嘛?——wut

Frank艰难的把手指挪到屏幕上敲打:打游戏。

那头很快回复了信息。

滴滴。

要不要我下来陪你?——wut

不用了。

Frank盯着聊天器咬牙切齿,恨恨关掉屏幕,转头继续打游戏。他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手上越发使劲儿的摁着游戏手柄,于是屏幕上不负众望的嘟嘟两声显示出一个大大的Game Over。

该死。

十分钟后,卧室门敲响,frank想都没想就丢了手柄,一个翻身窜到门前,不带犹豫的开了门。

“wut!”

在他脑容量不大的脑袋瓜里翱翔了不久的傻大个儿微笑着杵在门前看他:“这么快,我还以为会等很久呢。”

卧槽!Frank脸腾的烧起来,暗暗骂了自己何必猴急,跺了跺脚,想了半天没想到好说辞来解释自己为何这么快就开了门,干脆不提,便伸手将他一把扯进来,道:“你来干嘛?”

Wut看他关上门,忍不住揉了揉他额前的几缕毛,微笑道:“我想你了,就来陪你。”

Frank没好气挥开他手,嘟囔几句“才几分钟想个p恶不恶心”,又几步缩回床上,扯了枕头抱在怀里,蹂躏了一会儿,似乎是想起什么,抬头问他:“对了,你升到6级了是吧,任务是什么啊?”

得,wut这还没跟他提做每日任务的事儿,他就自个儿闯了上来,都不用拐弯抹角,直截了当就戳穿了wut的心思,让wut准备了一大摞的发言稿毫无用武之地。Wut转转眼睛,没答话,脱了鞋也窜上床来,盘着腿面对frank坐了,frank塞给他一个抱枕,他顺手抱在怀里。

“我给你说,恐怕说不太清楚,要不,你自己看?”

“你是傻瓜吗,我怎么看?”

“你那张强制信息共享的纸应该还没用吧?”

Frank撇撇嘴,从道具栏里摸了那张纸,选择对wut使用。一分钟后,frank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你这是在逗我嘛?这什么破任务,怎么都是这样的?”

“乖,你不愿意,就算了。”wut像是早料到他反应,慢条斯理的收回伸出的手臂,自个儿看了看已接任务的内容,道,“我这还有七千多金币,不做每日任务也可以撑两天的。”

Frank咬咬唇:“那两天后怎么办?”

Wut笑笑:“那……”

Frank神色紧张的盯着他唇,眼睛快有发红的趋势,他攥紧了拳头,等着wut说的话。

Wut半开玩笑的说:“那……我去找boss凑合下好了?”

Frank差点没被他气得吐血,二话不说拎起怀里的枕头就往他头上砸,wut闷笑着收揽了他手臂,将他搂在怀里,亲吻他头上乱糟糟的毛发:“别打,我开玩笑的,当然找你了。”

Frank被按在他怀里,别着头半天喘不过气,闷声骂道:“你这混蛋!”

Wut把他头掰起来,往他两瓣儿粉嫩诱人的猫唇上啄一口,狠狠叹口气,捧着他脸深吻起来。他唇上像是涂了强效胶水,一旦贴上便没法离开,wut贴着他唇啃咬,吮了他舌尖,一点一滴的蚕食。Frank姿势别扭的窝在他怀里,被他吻得差点没闭过气,好容易抽出胳膊往他头上招呼,连毛带皮的揪了他头发,才把自己从快要窒息和骨折的困境中解救出来。

“一天到晚就知道发情……真tm跟种猪没什么区别……快点放开我!”

Wut放了手,委屈的撇嘴看他。

“做就做,又不是没做过……”frank狼狈的擦擦嘴唇,从床上爬起来,一脚踢开碍事的枕头和被子团儿,霸气侧漏一指:“篮球场就算了,浴室还是阳台,你选!”

上天为什么要赐给我一个如此完美并且善解人意的男朋友,此时此刻wut双眼冒着桃心,仰望着气场二米八的某只frank。突然,Frank俯下身来,凶神恶煞的瞪着他眼睛,结结巴巴说:“这次,得……我上你,你没,没得选!”

Wut扬唇一笑,臭不要脸的凑过去又在他脸上偷了个香:“你说了算——你想怎么对我,都行。”他嘴上这么说着,双手却丝毫不带含糊,在空中打了个转儿,精准的降落到frank的衣领上。Frank勾着腰看他专心致志解扣子的模样,心脏噗通噗通的狂跳起来,他一面暗骂自己鬼迷心窍,一面着了迷的用目光勾勒他脸庞轮廓,要把他俊逸模样雕刻在每一弯脑回里,最好是融进DNA链,随着复制分裂的细胞一代一代传承下去。真是该死,他的手指带着魔力,触碰过的每一寸肌肤都在颤栗,指尖的温度灼人的滚烫,却令人飞蛾扑火般的追逐。Frank深吸一口气,从深度沉迷里勉强抽离出一丝神智,不甘示弱的伸手去解他的衣扣。

将两人褪下的衬衫都扔得老远,Wut摸索着frank的胸膛,深深嗅一口气,语气不稳道:“去浴室。”

天雷勾动地火,两人跌跌撞撞的拥吻着,七手八脚中相互脱了个精光,叮叮当当胖次皮带裤子洒了一路。浴室门一经打开便无人搭理,只听见那一室,舌头与舌头抵死缠绵,啧啧水声不断。

.tbc.

评论(1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