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抖m

💚🍈

09-无限捕捉-40 (WF/JN/BK)

X32倍的剧情进展

科科


40.你喜欢我吗

鉴于那该死的游戏无论如何也删除不掉,frank只好忍痛割爱打算换个新手机,tiw显然在发觉他人的奸情上敏感得多,相对于他纠结了好几个月才弄清楚的自己的情感,这次他清醒后花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发现了frank和wut的眉来眼去暗送秋波。

自己的前男友和前前男友搞在了一起,tiw心里酸爽异常,坐在他身旁的peet递给他一个眼神,拍拍他肩膀以示安慰。

Frank讲了事情的来龙去脉,隐瞒了内容部分,几个参与者也相当默契的没有提起,下午的课便平安无事的过去。

生活一如既往平淡无波,日子一周周往前走,喧闹的课间,ko扫视四周,jet和niu已经恢复了以往恩恩爱爱的模式,frank也坐在wut身边两人交头接耳不知道在说些什么,peet和tiw不知何时关系变得亲密起来,俩学霸胳膊肘相接的做着作业,女生们围在一堆不分你我的共享化妆品和钓男人的策略,讨厌鬼mit好死不死坐在身边,靠着椅背死守出路,boss一个人坐在身后玩手机,看他扫过眼神来,便回给一个微笑。

死娘娘腔上完课,周五的下午宣告结束,美妙无比的周末时光即将到来。

Die老师前脚刚踏出教室,后脚boss就收拾书包出了门,几对恩爱的情侣结伴走了,八仙叽叽喳喳声在走廊上慢慢减弱,ko白了一眼正在搭椅子的mit,没好气的甩了甩手上无辜的扫把,哼道:“为什么我要和你这种人一起做值日?”

Mit扯了扯嘴角:“你抽签抽到的。”

Ko恶狠狠瞪他一眼。

Boss放学从来没有等过他,毕竟班上就只有他一个住校的。可是中午吃饭的时候,依然没有。最多的时候,就是男生们一窝蜂的拥挤着去食堂,从未有过两人独行。看着好哥们jet和frank,要说不羡慕是不可能的,可是他的自尊心不允许他羡慕。

快下课的时候他找boss说放学后一起去bra或者其他什么地方玩玩,但是boss只回给他一句话,放学后有事。

他想说:“我跟你一起去。”

但他知道不能。

那天他问:“那你呢?”

没有回答。

除了中午午休的几次在厕所隔间里来了几场互撸和咬,什么也没有。

Ko垂着头扫地,突然觉得鼻子有些发酸。这样的感觉来得不明就里,简直像个不懂事的孩子。他抬头起来望望天花板,风扇仍旧不知疲倦的旋转着,如同他过分狂热一厢情愿的追逐。Ko没由来的烦躁起来,便跨过排排桌椅,把扫帚依靠在墙边,关掉了风扇开关。他抬起头吸吸鼻子,努力把不受控制的眼泪吞咽回去,最终他横起手臂擦擦眼角,瓮声瓮气恶狠狠的朝mit开口:“喂,你有纸没?”

Mit皱起眉头:“干啥,你哭了?”

Ko再次吸吸鼻子:“我只是感冒了,你才哭了!”

Mit嫌弃的抽出纸递给他。

Ko擤鼻涕擤得震天响,末了,把纸一团团揉在手心里,出门丢在教师对面的大垃圾桶里。他微红着眼睛,依旧是那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捡了扫帚继续扫地。收拾完整个教室,他正打算一个人回家,没料到mit敲了敲他肩头:“去吃点儿东西?”

Ko白他一眼:“不去。”

所以十分钟后,他们一起拎着热气腾腾的串烧出现在学校门口的街道上。Ko咬下一口鱼豆腐,龇牙咧嘴的呼了好几口热气,才将满溢的汁水尽数吞咽,mit吃着自己袋子里的东西,一边吃一边推荐:“这家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吃,特别是……”

Ko鄙夷的打断他:“就你才这么没品位。”

Mit早已习惯来自ko丝毫不留情面的言语攻击,懒得同他计较,只是几口吞下残余,擦了嘴,问:“吃冰淇淋吗?”

Ko骂道:“卧槽,今天没带那么多钱!”

Mit说:“切,我先借你。”

Ko继续骂:“卧槽,你怎么这么小气,都不说请我的?”

Mit笑:“我就是这么小——”他话说到一半,突然看到了什么,声音戛然而止。Ko正埋头狂吃,听他说到一半没了下文,便抬头来嘲笑他:“怎么了,说话也小气的只说一半了?恩?你在看什么?”

Mit没来得及像上次那样拖延住他目光,ko已经看到了马路斜对面有说有笑吃着冰淇淋的两人。

其中一个是他之前的梦中情人,笑靥如花活泼可爱的max的姐姐mam。

而另一个,是boss。

好一出狗血满溢的三角虐恋大剧。他曾经以为,只有像frank那样狗屎当头的人,才会陷入一场好死不活的三角爱情漩涡。没想到下一个一脚踏进漩涡的人,竟然是他自己。Mit还没拉住他,ko已经冲动的丢下食品袋子冲了出去,吓得开过来的大小车个个急停,刹车叫骂震天响。

踏过生死场的ko喘着粗气站在boss面前,瞪着眼睛看他,嘴唇发抖,好半天才说出一句话,却只叫了他的名字:“boss。”他没看mam,倒是mam主动给他打了招呼:“嘿,ko,你也在这儿吗?”

Ko没回她话,只瞪着眼睛看着boss。

Mam吐了吐舌头,此时mit也横穿马路过来了,boss扫了他一眼,心下有了主意:“mam,我和ko有事说,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Mam眨眨眼,含住冰淇淋的勺子咬了咬,转头招呼mit:“嘿,mit,你们都在这儿?”

Mit从善如流和她寒暄起来。

Boss拽了ko,拉着他踉踉跄跄走了有十来米远,贴着树根面对面站了。

“ko……不是,你怎么在这儿?”

“我和mit做完值日,出来吃点儿东西,你……不是说有事吗?”

不知道怎么的,boss有点不敢直视他的眼睛。那双眼睛盛着怒火,还有一些其他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他闷声了好半天才开口:“mam找我有事。”

“boss……”ko甩了甩头,把鼻腔里再度泛上的酸涩感全数压下,只觉眼前这个人的面庞,即可耻又可恶。他有些无力,伸手搭上boss的肩,埋头好一会儿才抬头朝他笑:“喂,boss,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Boss几乎不假思索的回答了他:“当然……ko,我……”

“像jet和niu,frank和wut那样的,你能和我在一起吗?”

他的眼睛就像天上最璀璨的明星,不管是凶恶还是微笑。搭在肩膀上的手传来滚烫的温度,boss摸了右手覆盖上去:“ko,我是很喜欢你,但这并不妨碍我喜欢其他的人。”

他握着他的手,声音温柔:“你知道我……”

Ko突然想起他说:“你的眼睛瞪人的时候真好看。”

“你喜欢我。”

毫不留情的十次鞭打。

每一次注视对眼睛毫不遮掩的迷恋和停留。

没有安抚,没有拥抱,没有牵手。

即便一切都不是他渴望的拥有。

Boss说得明明白白、一清二楚。

心里熊熊燃烧的热情被冷水灭了个一干二净。

就像被关掉开关的风扇,不知疲倦的运转过后,在咔嚓的清脆按钮旋转声下,干脆利落的停下。

Ko推开他,朝mit和mam的方向高声叫起来:“mit,你不是说好要送我回家的吗?”

Mit一头雾水,心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要送你回家的。

.TBC.

评论(17)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