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抖m

💚🍈

【交(#゚Д゚)配吗公狼】-4 伪白兽人文

写在前面:
今天份的甜瓜可爱本爱了。
一开始:白哥哥!
然后:爸爸、父亲!
最后:老公!
来自一个靠自杀过关人类一败涂地的田川本川。

4.
原本这样的事情也不少见,像甜瓜这样的熊孩子,仍歪几根长矛也是稀松平常,只是往日里没有老白这样的人在旁边围观罢了。好在虚惊一场,老白倒是少了那种死里逃生的庆幸感,只觉得一阵内疚,连连道歉:"我刚才没注意到这边的情况……多谢你,虚伪先生。"
"不用这么客气叫我,叫我虚伪就好。"
"我……我看要不我还是先去其他地方逛逛,一会儿再来接甜瓜好了,免得打扰你们。"
回应老白的是虚伪的一阵轻笑,这让老白一阵紧张。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自己不是拘谨的人,在和瓦不管相处时也能谈笑风生,可在面对虚伪时却有些怯意。或许是虚伪的目光太过慑人,也或许是虚伪的兽形太具威胁性,虽然他还不知道虚伪的兽形具体是什么。
"呃,你笑什么?"
"你总是这么心思细腻的吗?"虚伪说,"不用担心,有我呢。"
这,是让自己继续在这里围观的意思吗?
虚伪双手环抱胸前,目不斜视的关注着操练场上的小鬼头们,丝毫没有注意到刚才的对话撩得老白双颊飞红。明明是行为正经的家伙,嘴里的话说出来却总是在危险的边缘试探,老白斜了了一眼虚伪,见他没有看自己,这才稍稍缓了口气。
"失去记忆是有些难过吧?"
"嗯?"没想到虚伪会突然问话,又在走神的老白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这几天我去大巫那里咨询了你的情况,下次月圆的时间就在十天后,那时部落会有一次大型的出猎,应该会途径一片花田。到时候,你跟我还有瓦不管一起出去。"
啊?没想到自己的情况这么快就有了进展,更没想到这几天忙碌的虚伪真正操心的正是自己的事情,震惊的同时心下一片感动,老白张张嘴,突然觉得谢谢这两个字实在太轻飘飘了,根本无法表达自己内心的情绪,想说的话在肚子里打几个转,没说出来。
"你真可爱,不用感谢我。"仿佛看穿了老白的想法,虚伪突然说,"你现在住在我这,而上一次出现这种情况是我这一脉的先祖,于情于理我都该为这件事上点心。"
"……那,甜瓜呢?"
"不用担心那个小鬼头,这次出猎会带上几个小孩,不过是不是甜瓜,还要看他最近的考核情况。"虚伪答道,"哼,不过就他今天这样,到时候就把他丢给大巫就好了。"
为甜瓜小先生默哀。
等到甜瓜完成今天的训练,欢脱的狂奔而来,老白才终于长吁一口气,选择性忽略掉被虚伪莫名其妙的言语撩动得不安躁动的情绪,一把抱起他,又看向虚伪。
虚伪点点头:"一起回去吧。"
有了甜瓜一路上叽叽喳喳插科打诨,气氛总算没有那么尴尬,到了住处,虚伪便自觉的转去厨房做饭,让老白和甜瓜去洗澡休息。
入夜了,甜瓜已经打起了香甜的小呼噜,毛茸茸的蹭在怀里,老白却有些辗转反侧,难以入睡。他不敢动作太大,吵醒甜瓜,却也不想继续在床上干躺着,回想起今天发生的事情,才自觉与死神擦肩而过,泛起一阵后怕,又想到虚伪几句暧昧的话语,即尴尬又兴奋,有种跃跃欲试的感觉,但他现在记忆一片空白,既不知道自己来自哪里,也不知道自己将要去往何处,短暂的兴奋过后便是无尽的落空感。
睁开双眼,黑漆漆的一片,借着窗外透进的一缕月光才能依稀看清房间的轮廓。
老白蹑手蹑脚的下了床,仔细为甜瓜盖好被子,出门去了后院。
后院有一条小路,穿过密林,有一片悬崖。微凉的夜风让老白缩了缩脖子,有些冷。

-tbc-

评论(1)

热度(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