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抖m

💚🍈

【交配_( ゚Д゚)ノ吗公狼】-5 伪白兽人文

写在前面:

幼儿园车警告。

晚上要和母上大人一起睡觉,码不了了,提前写了放出来,随后几天可能随时有意外发生,我会尽快写的,但可能会断几天。


5。

夜晚的密林幽深又寂静,虫鸣声都细不可闻,老白只听得见自己清浅的呼吸,和踩踏在树叶上碎裂的声音。枝桠残影在风中摇晃,树木层层叠叠,漫无边际,如坠幻境,给予他全然美妙的感受,完全的放空让苦恼转瞬即逝,越向着月光前行,便越觉得自由和超脱。

当他平复过情绪,想要返程的时候,来时的路已经完全记不清了。

只要在天亮之前找到路就好了,老白暗想,凭他的聪明才智,这完全不是问题。可当迷迷糊糊转悠了好几圈,仍旧没有走到密林的边缘,再度回到原地时,终于老白发现,他彻底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这下可糟糕了。

正当他原地转圈仔细辨别方向的时候,突然余光瞟到某个地方似乎突然立起了什么东西,转头看去,正对上一双竖曈,透过重叠的低矮灌木盯着他,泛着渗人的黄光。

霎时头皮发麻,差点老白没吓的魂飞魄散。

那物一步步走近,老白哆嗦着后退,这才看清那是一只狼,身形硕大,差不多一米多长。这么晚了,谁会像他一样在外晃悠?这只狼应该不是部落里的才对——要死要死,他一边后退一边念叨:“狼先生,打扰了。我只是个迷路的小天使,很抱歉打扰你的休息,不过我这就走,您大人有大量,千万别跟我计较。狼先生,对你看这个世界很美好的,我身上的肉又少,又不好吃,要不你——啊!”

瞧着那狼一跃而起猛扑而至,老白顾不上再说话,拔腿就跑,可轮对这密林的熟悉程度,他哪里是狼的对手,不过三两步便被狼追上跌倒在地。

“救命呀!瓦不管!甜瓜!虚伪!”

尖利的牙齿近在咫尺,口水滴滴答答砸在老白脚边,狼首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老白无助的闭上眼,想着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了。

粗重的呼吸充斥耳边,狼舌在脸上一顿乱舔。

这狼有洁癖吗?还要给食物洗脸的?死就死吧,能不能不要舔我,好痒啊。

像是感受到了老白的想法,狼舌舔过老白的脸颊一路往下,在脖颈处停留舔砥,尖牙在搏动的血管上来回摩擦,轻轻蹭了蹭便戳了几个小孔,有丝丝鲜血渗透出来。

感受到脖子上的微微刺痛,却没有大量失血的感觉,老白有些讶异,尝试着睁开眼,那狼抬起头来,眼神里半分是狩猎,另半分,则被另一种情绪填满。

“狼先生……”

不杀我的吗?

老白瑟缩着背靠一颗大树蜷着,那狼则撑着后爪站立起来,将前爪搭在老白肩上,嗓子里发出几声似攻击前奏的低沉吼叫,又挺挺腰,露出一根粉嫩的大家伙来。

……什么意思?

老白觉得自己看不懂了。

但狼并没有给老白看不懂的机会,威胁的龇牙咧嘴了一番后,将那家伙往老白身上蹭了蹭。

老白这下明白了,在生命和廉耻之间他飞快的做了正确的选择,他点头哈腰:“狼先生,你需要服务吗,好的我知道了,只要你别吃我就行,你相信我的技术,我身经百战,绝对把你照顾得舒舒服服……”

“吼……”

催促下,老白只好拨开那物周围蓬松繁密的狼毛,双手握了上去。那物又粗又大,热得烫手,黏腻的液体不停的从头端往外渗,只是夜色太深,看不清形状和颜色,老白握着它上下活动,感受到手底下血管的偾张和剧烈搏动。随着动作,狼首低埋在他颈间,又舔又咬,呼吸粗重,气氛刺激又暧昧,让他都有了一丝感觉。这可太丢脸了,不过好在没有其他人知道,老白忍着身上的不适,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呼……

-tbc-

评论(2)

热度(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