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抖m

💚🍈

【交w(゚Д゚)w配吗公狼】-8 伪白兽人文

写在前面:

今晚老白比赛,虽然是和我也喜欢的33比,但是老白赛高!哈哈哈加油老白。另外,希望伪酱少些失误,调整回状态,排位加油。

明天就可以开始开车了!真的!

尽快过渡的一章,交代一些东西。


8.

老白心不在焉的搅弄着手下的菜汤,旁边是升起的篝火,跳跃的火光映得他脸忽明忽暗。旁边架着的烤肉在火苗舔砥下滋溜溜作响,晶莹透亮的油脂顺着树枝往下滴入火堆里,炸得噼里啪啦。他想象中跟随狩猎的场景并没有出现,在赶到第一个目的地后,他便同医疗队的一群人开始清理空地,拾捡枯木,安营扎寨。与他们一同留下的还有几个负责守卫营地的人,至于其他人,则都去狩猎了。他勉勉强强睡了一觉,待到醒来时,已是夜幕降临,帐篷外吵吵嚷嚷,是狩猎的人都扛着猎物回来了。

突然感到身边的动静,老白转头一看,是瓦不管。

瓦不管不客气的抢过老白手里的汤勺捞了一口便往嘴里灌:“你这是在弄啥?渴死我了——卧槽!烫烫烫——”

“你是魔人吗你这个人?刚烧开的你也敢直接往嘴里灌,烫不死你。”虽然嘴里骂骂咧咧,老白还是手脚麻利的给他递了冷水,又乘了一碗菜汤在旁边晾着。

咕嘟咕嘟灌下去好几口,舌头的感觉终于好受了一点,瓦不管嘴里包着口水,含含糊糊的问道:“甜瓜呢?没跟你在一起?”

“可能在挨训吧。”

“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咳咳咳——”

看到瓦不管被水呛到快要升天的表情,老白默默的翻了个白眼:活该。

这次出猎的大部队有几十人,今天暂且算是探清地形,确定狩猎目标族群,以及让第一次出猎的孩子们练手。所以扛回来的猎物不算多,大概只够这几十人吃个一两天。而第一次出猎的孩子们难免犯了错,这会儿正在被进行战斗总结和思想教育。

等到烤肉大都熟了,周围一下便热闹了起来,三三两两围坐成一团大口吃肉大口喝水。甜瓜此刻也到了老白身边,全然忘记不久前自己挨训回来哭唧唧的脸,一手端着老白给他煮的菜汤一手拿着一串烤羊腿狼吞虎咽。

“白哥哥,你吃呀,这只羊兽还是我打的呢!”

对,你刚才还说你插矛插到了羊兽屁股上差点没被这家伙顶翻。

魔人。

老白撇撇嘴,不忍心伤口上撒盐:“你慢慢吃,我刚才已经吃了很多了。”甜瓜点点头,埋头与肉奋斗,而老白则有些恍惚,他左顾右盼看了好一会儿,没发现虚伪的人影。再仔细看看,似乎瓦不管也不在了。

瓦不管此刻正和虚伪在离安全地稍远的林子里进行秘密的py交易。说句实话,这还是瓦不管头一次了解到狼嚎部落的真正秘辛。

曾经,虚伪的祖上,也就是记录有老白情况的那本古籍的编纂者,参加过一项针对于非兽人的秘密实验。那项实验似乎说明即使是没有兽化的非兽人,身体内也含有其他的继承血统,只是缺少一个契机——而失忆,正是这项契机的必备条件。当血统被唤醒后,不仅记忆会自然恢复,更会获得难以想象的强大力量。可惜那实验十分危险,成功率十不足一,而虚伪的祖上,不幸成为了失败者之一,待他某年恢复神智后,却得知实验发起者已被唯一的实验成功品杀死……他勉强找到那个成功的实验品,却只得到了寥寥数语。

其中一句,他写进了书里。“月圆之夜,花开之时。”

而另一句,他只留给了自己的子孙。

“找到他,占有他,不惜一切代价。”

瓦不管问:“你的意思是,你们明天就出发?”

虚伪道:“时间紧迫,必须明天一早就出发,能在傍晚前赶到花田。就不和大部队一起行动了,等我们这边事情处理完了,再绕路赶上你们就是。”

瓦不管问:“我说真的,你不会真的看上老白了吧?”

虚伪缄默,摸摸鼻子:“你别管这么多。”

瓦不管说:“那行吧,甜瓜我先照顾着,你们路上小心。”

正如此刻瓦不管不知道虚伪的想法,虚伪心理也并不清楚自己的想法,明明按照古籍里写的,那个人就是他命中注定、不择手段一定要得到的人,拥有他就拥有了无穷的力量,但当他第一眼看到那个人的时候,心跳却莫名其妙就漏了一拍,后来更是恬不知耻的化成兽形调戏了他。一边怀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一边又享受着他时而拘谨时而话唠的可爱,这实在太矛盾了。越想越头大,虚伪甩甩脑袋,将那些杂乱的想法都抛出脑海,无论如何,这个人绝对逃不出他的手心。

 

-tbc-

评论(7)

热度(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