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抖m

💚🍈

【交n(*≧▽≦*)n配吗公狼】-9 伪白兽人文

写在前面:今天母上大人一天都守着我,差点没机会写……勉强赶着写了可能有些乱,赶剧情。

开车预备章(也就是还没开),问一下大家是希望写完一次性放出来(可能要等几天),还是希望继续日更(但是卡肉)?

常规迷香梗。主动诱惑白x我也不知道我要干啥但是日就对了伪


9.

花田离营地大概有大半日的路程,对于老白这么一个非兽人来说,长时间的赶路确实有些勉强,但好在他昨日算是休息了一天,睡了个好觉,今日才没那么疲惫。翻过一座座山坡,眼见着日头从当盛一点点的落下去,脚都要磨起水泡了,那片花田终于到了。没来得及仔细欣赏花田的样子,他便一屁股瘫软在地上,揪开水袋的塞子咕嘟嘟往下灌,水顺着他嘴角往外溢,沿着他脖子浸入衣服里。

“累死我了,好热。”只扯开衣襟已不足够,老白三两下将早已被汗水湿透的上衣脱下甩在一旁,露出他白晃晃的上半身,他看向虚伪,将水袋递了过去,“喝吗?”

虚伪默不作声的接过水袋。相比起老白,他的体力无疑要好上太多,且不说老白的步速有多慢,就算是这点路程,也不及他平日训练的一半。他假装喝水,实则被老白赤裸的上半身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而老白全无自觉,甚至挪了挪地儿,找了片平坦的树荫大大咧咧的躺下了。

明明在烈日下,但他皮肤却一如他名字一样的白,胸膛和腹部都结了一层薄薄的汗珠,胸口上的两只朱果随着呼吸上下起伏,因为得到了休息,眼神显得惬意而慵懒,他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肚子,突然撑起头来,喊虚伪:“虚伪,你看我。”

?虚伪回他一个懵逼的眼神。

老白拍拍肚子:“好玩吗?”

……老子想玩死你。

虚伪没回他这句,说:“渴死我了,你还有水吗?”

“哪有水,刚才都被你喝完了。”

“那我去找水,你跟我一起去。”

老白严词拒绝,开什么玩笑,没有任何理由能把现在的他从地上拉起来:“我都累死了,你一个人去。”

“我去找水了,留你一个人在这里,遇到危险怎么办?”

“这里这么宽阔开敞,一看就没有什么野兽的,总之我绝对不去,你要是真担心我的危险,就快去快回吧。”

虚伪拗不过他,只好说:“如果我没找到水,我会在月亮升起前回来。”

虚伪走了。

日头逐渐落下,老白扎好帐篷,站在小土坡上眺望不远处的花田,那些花无边无际,波澜起伏,在夕阳余晖里朦胧上一层金光,这简直是造物主的奇迹,非人力所能达到。他说不出其中任何一种的名字,却感觉这些花都在朝他招手,呼唤着他。

这一定是错觉,老白想。但他却不由自主的丢下了手里的活计,慢慢的朝花田走。越是靠近,便越是能感受到那些,欢呼、喜悦、重逢、感动……他失去记忆后,很难感受到这样复杂多变的情绪,他伸手一一抚摸过那些花朵——有些合着花苞,有些摇曳着花蕊——可这些都不是他想要的。他的意识逐渐脱离了身体,凭着本能在往前走,就在前面了,那是他失落的东西……

当虚伪赶到的时候,看到的是搭好的帐篷,和散了一地的木头,他心下一凉,又很快镇定下来,环视四周,并没有野兽出现搏斗的痕迹,仔细看看,似乎花田那边有什么东西。他有些着急,便化了兽形一跃而起,朝那个方向狂奔而去。

“狼先生,你怎么在这里?”

映入眼帘的人仍旧赤裸着上半身,只是裤子有些松垮,耷拉在腰际,他双颊绯红,眼神迷茫又空洞,显得即纯白又魅惑。虚伪所化狼形呼哧呼哧的吐着舌头,周围的花香浓郁且压抑,让他不禁升起一丝燥热。他顾不得在老白面前隐藏自己的兽形,直接化为人形抓住他肩膀:“老白,你怎么了?”

“虚伪?”老白懵懵懂懂,喃喃道,“我好热,你有水吗?”

不等虚伪回答,他慢慢蹭在虚伪身上,贪婪的吸了口气:“你身上好凉快,摸摸我,快,摸摸我。”


-tbc-

评论(8)

热度(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