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抖m

💚🍈

【交(QwQ)~配吗公狼】-11 伪白兽人文

写在前面:

灵感来自昨晚的发家致富婴儿奶白。

事后(并不是你们想象中的那个)。

虚伪:妈耶被老白发现了我就是当时威胁他的那只狼


11.

周围毫无遮挡,刺目的日光直直投射下来强行将老白唤醒,他眯了眯眼,抬起手来想要遮挡一二,却惊奇的发现身旁的花枝藤蔓发了疯似得生长抽长,很快在头顶密密麻麻的搭叠成网。这是什么操作?老白翻了个身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可这一动作他才发觉自己浑身酸软,腰似断掉一般使不上力。他脑子一怔,过往的所有记忆席卷而来,过大信息量的霎时涌入让他无力支撑自己,随即眼前一黑,狠狠栽倒在地。

他不知道他这一闭眼,便是十几天。

当虚伪抱着老白回到出猎队的时候,瓦不管凑上前来,直勾勾的盯着虚伪怀里小小的一团,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讶:“这是什么?你什么时候和老白连孩子都有了?”

虚伪赏了他个白眼,说:“这就是老白。”

天知道当虚伪醒来,发现和自己共度一夜春宵的人突然不见了,身边只有一个攥着拳头紧闭着眼沉睡的婴儿时的三观有多么炸裂。但老白并不是天赋秉异到一夜就可以生下个娃并且消失不见的人类,他花了十几分钟来平复情绪,终于认清现实,这个躺在地上的小婴儿就是老白。或许是那古籍上说的方法起了作用,老白身上确实产生了变化,但这种变化他未预料,是好是坏无从探寻。

甜瓜可能是他们之中最为淡定的一个,或许是因为脑筋粗大,很快便接受了自己甜美可爱婆婆妈妈爱唠叨的白哥哥变成了一个沉睡的婴孩的事实。出猎期留给甜瓜这群小鬼头表现的时间并不多,到了真正面对猛兽的时候,他们大都留守在营地,这就给了甜瓜更多的时间骚扰老白,时而蓐蓐他稀疏的婴儿毛发,时而亲亲他白嫩的脸,只是后面一种操作最好要背着虚伪进行,不然他可怜的小屁股就要开花。

等到回到部落,虚伪和瓦不管便将老白带到大巫那里。

“出现这样的情况,他应该是能够恢复记忆了,但过程可能出现了一些问题。”大巫说,“你们先别着急,好好照顾他一阵子,看他是否能恢复,如果出了什么问题,再过来找我,我们一起想办法。”

虚伪别无他法,只好把老白带回了家里。从此,甜瓜丧失了抱着自己白哥哥睡觉的权利,每天晚上蜷缩在老白身边的毛绒绒从一只哈士奇小奶狗变成了凶巴巴的黑狼。他将老白拱在自己软塌塌暖烘烘的肚皮底下,用湿漉漉的鼻子去蹭他的脸,舌头一下下舔砥梳理着他为数不多的几根毛发,在感到惆怅的同时也感到分外幸福。要不是老白突然变成这副模样,他都不知道要怎样面对他,这场占有发生的时间和地点都在他意料之外,可他情难自禁,他设想过醒来时老白会怎样怨恨他,也曾在各种决策间犹豫不决,但这段长久的时间终于让他冷静下来,想清楚自己心理的想法究竟如何,也做了最终决定。

照顾一个婴孩并不算易事,但好在老白陷入沉睡,不吃不喝,不吵不闹,并不增添多少麻烦。但很快,随着自家后院里短时间内变得高大不少的树木和莫名盛放的花草,虚伪发现,麻烦来了。

甜瓜在训练课上的掷矛准头远超平常,连对战时的力气也比往前大了三分,就算被操练得累死累活,休息一会儿就变得精神奕奕。而他自己身上发生的变化也同样引人注目,往日疲累和数次出猎造成暗伤渐渐消退,还在组间对战时轻而易举的战胜了他曾经势均力敌的对手——虚伪心知肚明,这些变化都是谁带来的。

他存了个心思,暗暗藏拙。

当虚伪和往日一样,推开卧室的门娴熟的幻化成狼要往床上扑的时候,一个声音让他在半空中停滞半秒,直愣愣的砸落在地板上。

成人形态的老白坐在床沿看向他:“虚伪?”

他拖长音调,似笑非笑:“或者我该叫你,狼先生?”

-tbc-

评论(14)

热度(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