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抖m

💚🍈

【交(●°u°●)​ 」配吗公狼】-14 伪白兽人文

写在前面:

虚伪先生:看着我的眼睛,说爱我。白哥哥:???

好想完结,但是???

QAQ

14.

他说得如此郑重认真,让老白心跳都快了几分,他不知道虚伪想要告诉他什么,但眼下对他而言,知道虚伪所知道的东西并不是那么重要,于是他下意识忽略掉了虚伪的前半句,问:"你想要我答应你什么?"

虚伪看着他眼睛,咽了口唾沫,走上前去抓住老白的手放在自己胸前,他神情突然严肃而专注,像是在举行什么仪式一般。老白贴着一层薄薄的布料感受他炙热的心跳,他手心微微冒汗,舌头不自觉的舔着略有些干裂的嘴唇。

"你知道狼族有一个世世代代都要遵守的原则吗,那是我们的信仰,我们的每一个族人,这一生都只能选择一个人为此生挚爱,永不背弃,永不分离。"虚伪说,"这也是狼族可悲的地方,当他失去他伴侣的时候,他便只能孤独终老。"

老白似乎感受到他接下来想要说什么了,但这是不是太快,他不禁有些慌乱,可虚伪眼里的坚定牢牢的锁住了他,不让他有丝毫躲闪和退缩的机会。

"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有所预感,这个人是我注定要遇到的那个人。爱这种东西,就像暴风雨一样,来得不明不白,原本只是悸动,可是越和你接触,我便越来越沉沦。你感受到了吗,这颗心,只为你一人跳动。"

"看着我的眼睛,答应我。"虚伪说。

老白深吸一口气:"我以为……我们才认识一个月。"说完这句话,他不禁害臊起来,这tm算什么,这一个月发生过什么事他心里没点13数吗?扯这个当理由,简直只能让话题往不知名的方向拐。果不其然虚伪低低闷笑起来,他抓着老白的手反贴回他的胸膛上,温柔的看着他:"你紧张什么?"

老白眼睁睁看着他低头靠近,慢慢贴住自己嘴角。

"老白,我爱你。"

这……根本就没给他拒绝的余地嘛。虚伪先生真的是个大猪蹄子。老白抓着他衣领一边被吻的气喘吁吁一边想着。待到一吻终了,他喘了几口气,终于想起虚伪说的前半句话,他仗着此刻虚伪已表明心迹,突然胆子大起来,语气也变的凶巴巴到:"虚伪先生,你说你要给我坦白什么?从实招来。"

虚伪瞒下自己目的不良的那部分,将那古籍摊开来给他一一讲述。

老白这才了解到自己觉醒的这种血脉,有多么稀有且珍贵。在他不能控制自己的时候,身边的植物和人都被影响而产生了令人匪夷所思的变化,好在守护在自己身边的人是虚伪,若是换了其他存了坏心思的人,那可就危险了。

这并不是和平的年代,隔壁的鱼熊部落已经内战分崩离析岌岌可危,而相隔不远的另一个爱丽部落酋长又是一个好战分子,他对增强武力和扩张地盘的热衷远非常人所及,若是让他知道老白拥有这样可以使人变强的神秘力量,那他的生活将永无安宁。所以,在老白彻底摸透自己的能力和拥有自保的能力之前,他还需要敬小慎微,将周围因他而起的一切变化都悄悄隐瞒下去。并非他不信任大巫或者瓦不管更或者其他狼嚎部落里的同伴,而是除了虚伪外,这件事情越少越晚被人知道越好。

自此,老白便在狼嚎部落定居下来。而不久后,甜瓜父母也回到部落,将甜瓜接了回去。生活蜜里调油,有瓦不管和甜瓜相伴,除了虚伪先生过人的体力让人有些吃不消外,一切都那么平静而安逸。但随着夏天的到来,空气变得燥热,部落里也逐渐有暗流涌动。

-tbc-

评论(13)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