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抖m

💚🍈

【交(๑•̀ㅂ•́)و✧配吗公狼】-15 伪白兽人文

写在前面:

剧情章。


15.

晚上虚伪回到家时没看到老白,便以为他去找甜瓜玩了,于是安心在家里做好饭,出门去甜瓜家找他。开门的是甜瓜的母亲,他说明来意,可老白并不在这。虚伪隐隐觉得有些不安,但又想到最近才出猎回来,出猎队的不少人都受伤了,或许医疗所的工作耽误了他。他便朝医疗所的方向走,却远远的听见那边传来的嘈杂喧哗。

医疗所外的简易棚架东倒西歪摊成一片,虚伪心叫不好。

他没有贸然直接闯进去,选了个隐蔽的地方观察,隔着窗子他看到几个高状的人影在来回踱步,似乎踹了一脚什么,接着传来大巫的一声闷哼。

大巫恨道:“我不知道他在哪儿!”

虚伪一惊,当下明了这些人是冲着谁来的了,他喉咙里发出几声暗哑的嘶吼,压低身形准备找个合适的时机冲进去救人,这时候,突然有人在背后拍了他一下。

“是我,瓦不管。”面对虚伪发红的眼珠子,他有些瑟缩,但土拨鼠先生还是坚定的站直了身体,说,“这些人大概是老白原先部落的人。我本来一直都在医疗所,有事提前走了,没想到突然发生了这种事,该死,这次出猎带回来那个受伤的家伙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们该有所警惕的。”

虚伪冷冷的打断他:“现在怎么办。”

瓦不管说:“我已经通知了护卫队的人,他们很快就会来了。现在我先打个洞进去探探情况,看有什么办法能把老白先救出来。”

老白这次没跟着出猎队出去,在没有虚伪和瓦不管的日子里成天和甜瓜一起厮混。他日子过得悠闲,全然没想到危险临近。待到出猎队回了部落,他才在医疗所看到个陌生的病号,那人既不像狼,也不像犬,看上去即温顺又心思深沉,更像是其他什么的东西。老白并没有过多接触他,只是略过看过几眼,他只觉得有些略微眼熟,却没想起那正是他以前部落背叛他父亲的鹿头的小儿子斑比。

但动乱来得如此之快,在医疗所外面传来一阵棚架倒塌声音的时候,老白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盘里的草药还没端稳便哐当的翻落撒了满地,是大巫冲过来一把抓住他的手,神色急切:“快!躲起来!你!一定要躲起来!”

日常巡逻的护卫队毫无防备的被打的七零八落,那些人很快闯了进来。

他们没看到老白,便将目标对准了这里管事的大巫,将兵刃架上他脖子,强硬的挨个捆了医疗所里的病号和护工,威胁道:“我知道你们部落最近来了一个人,他今天应该在这里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没在,但你们最好把他交出来。”

大巫说:“我们这里没来什么人。”

那带头的人笑了:“我知道你想护着他,他叫老白。”他环视四周,没发现漏网之鱼,又说,“我和你们部落无冤无仇,今天来到这里,也是为了抓老白回去,他是在我们那里犯了重罪叛逃出来的。放心,只要抓到他,我们立刻就走,若有得罪的地方,还请见谅了。”

大巫嗤嗤冷笑,呸了一声。

老白在屋外的窗角草丛里蹲着,听着屋里发生的事情,不由心中一凛。在那些人闯入的时候,他点了慢翻从窗台翻出去,没有爆点,又摊开自欺欺人书将自己化形成一株花栽种在墙角。化形的能力还是他最近才领悟的,要不是这个能力,他今天势必凶多吉少。

瓦不管从洞里钻回来,对虚伪摇摇头:“老白不在那里。”

虚伪说:“不,耳鸣亮了,他一定在那里。”他闭上眼睛,仔细感受着那一丝丝的联系,接着猛然睁开,断定道:“瓦不管,你看到左边窗角那株花了吗,颜色很多的那朵。”

瓦不管一看,那里不知何时长出了一株花,花瓣的颜色十分奇怪,黑的白的紫的粉的绿的都有。他不解道:“那花是很奇怪,怎么了?”

虚伪说:“你重新打个洞去把那花带过来,其余的,我待会儿再给你解释。快!”

 

-tbc-

评论(14)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