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抖m

💚🍈

【交配吗公狼】-18 (完结)伪白兽人文


18.

又赶了整整两天的路。

夜半,老白正睡得迷糊,却听见耳边嘈杂一片。他猛然惊醒,坐起身来,只见瓦不管掀开帐帘,神情焦灼:“老白,快走!”甜瓜仍在半梦半醒,待老白摇他起来,他还搞不清状况的咕哝着,直到瓦不管一个爆栗敲在他脑门上才让他清醒过来。

“他们怎么会这么快!”

“应该是红蝶部落的人……该死,全都暴露了。”

在绝对的利益诱惑面前,任何道义都将沦为阶下囚。尽管老白不曾做错什么,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只怪他觉醒了这样令整个大陆兽人都为之疯狂的血脉,让他成为了众矢之的。

瓦不管说:“恐怕不止红蝶部落,章鱼部落的人,也都来了,要不是他们,其他人没那么容易发现我们的踪迹。”章鱼部落的人天生拥有对猎物动向的敏锐感知,想要判断出他们的位置易如反掌。

老白问:“虚伪呢?”

瓦不管道:“不知道,我醒来没看见他。”

他话音刚落,便见一匹黑狼从林中窜了出来,是虚伪,他神色疲惫,催促道:“他们人太多了,我们快走。”

瓦不管便只当他去探了情况,没再多问。

慌乱的收拾了包袱,一行四人便往密林深处逃行,尽管都服用了老白给的花瓣,能够恢复不少精力体力,但后方来客仍旧穷追不舍,外加章鱼部落天赋着实强悍,他们逃无可逃,终于被逼到了绝路。

再往前一步就是万丈深渊。

身后是漆黑的夜空满布星河,前方是千军万马的敌人。

虚伪握紧了老白的手,老白深吸了一口气,紧紧的回握住他。

斑比悠闲的甩着他钩子,和老白遥遥相望。他思忖着想要从哪个方向把老白一把勾过来,但其他三人将他护得密不透风,让他无从下手。好半天,他终于歇了这个心思。

斑比笑道:“老白,负隅顽抗有用吗?我劝你还是乖乖投降,任我驱使为好。”

他身边站着个身姿卓绝的红裙美人,展开扇子遮住半张脸阴测测的笑:“斑比,别忘了我们说好的事情。”

“这我可不敢忘,美智子。”他俩谈笑风生逗趣了几句,可气氛却越来越凝重和压抑,空气沉重得要滴出水来,天空隐隐闪过几根白线,传来几声沉闷的呼喊。

斑比说:“能觉醒植物血脉万中无一,你老白何德何能有如此殊荣,做人要贵有自知之明,我说的没错吧——”他拖长声调,快意止不住的涌出,“虚伪先生?”

这一瞬间,老白怀疑自己是否是听错了什么。

可他听力卓绝,这四个字咬字清晰,每一个他都认得,可拼凑起来却变得极为陌生。

斑比在说什么?

这和虚伪又有什么关系?

为什么要问虚伪?

他愤而打断了斑比的话:“好了,斑比,少在我面前张扬你贪婪丑恶的嘴脸,不就是想要我的能力吗?你也要想想,我愿不愿意为你所用。”

虚伪张了张嘴。

突然天空响起一道惊雷,吞没了他的声音。老白没能听清他说的什么。但接下来斑比的话他听得一清二楚。

“我是没办法让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但是,有人可以。”斑比笑道,“你不如,问问你身边的这位虚伪先生,他知不知道那句,不择一切手段都要占有你的遗言。毕竟,知道这句话的人不止他一个,可惜了,只有他做到了。”

雨哗啦啦的下起来,却遮掩不住斑比愈来愈上扬和欢快肆意的音调:“我们也只是想做个交易,看看你老白的价值,和他父母全族、整个部落相比,孰轻孰重。哈哈哈哈哈哈——白先生,你猜猜结果呢?你这么聪明,想必已经猜到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听闻至此,甜瓜一把抱紧老白的腰:“白哥哥!”

瓦不管则与他对骂起来:“淦您老师!滚呐,你tm再说话我就当着你的面淦你老师,什么玩意儿?”

老白眨眨眼睛,雨下的有点大,把他头发淋得焦湿,他薅了薅自己成股的刘海,露出一双带着疑惑的眸子。他微微侧过头,似乎想要看向虚伪,可转到一半又撤了回去。身边的男人一直保持的缄默,只有紧扣的双手才能证明那一丝微毫的存在感。

雨下得越来越大,雾气升腾,逐渐模糊了视线。

交叠的双手已经不能传递温暖,反而让寒冷彼此分享。

虚伪张了张嘴。

什么声音也没有发出。

面对这样的抉择,心中天平倾斜的速度得让他始料未及。毕竟,他不想让全族都被迫陷入水深火热的战争困境中。

想必,他颤抖的放手,老白也是能理解他内心的挣扎纠葛的吧。

老白轻轻笑起来,他嘴角抿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他眼泪混着雨水从脸上刮过,原本的奶音变得浓厚而哽咽:“虚伪先生,别说话。”

他毫无阻力的挣脱开那只虚握的手,将挂在自己腰上的甜瓜拨下来,半蹲着嘱咐他:“甜瓜,要听话啊,好好努力,不要偷懒了。”

甜瓜摇着头只是哭,他又看向瓦不管。

瓦不管有那么一丝预感,紧皱起眉头:“老白!”

可老白却笑起来:“斑比,你可真是狼子野心,发动了反叛不成,又将我逼至此境,不知道你又能分得几成利益?”他说着,却跌跌撞撞后退几步,脚下一滑便向后栽倒。

可他身后并无掩物,瓦不管没来得及伸手拉住他,只见他乘着暴雨在一道刺目的闪电里狂坠而下,瓦不管惊声尖叫起来:“老白!!!!!!!!”

斑比愣住了,没想到上一刻还在和他说话的老白竟然脚滑摔下悬崖,他呆滞了好几秒,才踏着雨奔上去往悬崖下看。

夜色漆黑,可那朵花却散发着微光,让人清晰的看见他如何被闪电击中,炸裂开来,化成几颗光点坠入密林深海。

心里面那一丝联系终于断了干净,周遭一切嘈杂都变得安静,虚伪听到了自己眼泪滑落的声音。

 

-FIN-


评论(20)

热度(88)